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第1章 -

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。在时代皇宫的包厢。陪着老板去应酬客户,本来这种事情也用不着她去的,自有秘书,那日碰巧有事,便被硬顶了上去。

那包厢里灯红酒绿,烟雾飘飘缈缈的,美酒又美女的,喜欢的人或觉得快乐似神仙吧。对于她,是无所谓的,平日里,偶与朋友,同事消遣,倒也是一去处。但若是成了陪客,只觉是乏味不堪的。找了个借口,到走廊上透了口气。

廊里的光线亦昏暗,墙上嫣红的小探灯,照的那精致的玻璃底砖益发玲珑剔透。一阵香风飘过,她也没有抬头,那人走了几步,却回了头:“子默??赵子默!!”声音娇嫩欲滴,但那语调分明是熟悉的。她猛得抬起头,赫然是于娉婷,当年的学校里的同窗。

“你这死鬼,这么久了,也不和我们联系,联系。同学们都说你是人间蒸发了——”于娉婷娇啧道,“今日让我碰上了,定不饶你。”她脸微微红了一下,幸好灯光可以掩饰,四年的大学生涯,对于别人或许是学习与享受年轻时光,但对她来说却只是打工,学习,打工,半点的时间与同学培养感情。直到今日今时,偶尔回想自己的的大学生涯,顶顶遗憾的便是这事情。但也无法子,假使时光倒流,她还是会如此的。

“到我那里坐一下,把手机号码给我,这几年,同学们倒也小聚过几次,只没人能联系到你。”她喝了点酒,双颊微微泛红,像是抹了一层胭脂,益发光彩夺目了。她当年一进学校便轰动了整个外文系,这几年更是会打扮了,怕是当红的女明星站在旁爆也要活生生给比下去的。她当年与她也是点头之交而已,若不班里那次组织旅游,两人怕到现在碰到,也不过是点点头,微笑致意,然后檫肩而过而已——

只她没有想到,于娉婷的包厢,竟会华丽如斯,比她公司老总定包厢的不知道要富丽几倍.几个男的围了两桌在一边砌长城,也有几个男的在与美女唱歌。没有刻意的西装革履,但却说不出的从容淡定,一看就知道与她现在的圈子,以往的圈子,都是不同的。她不可能打入这个圈子,也从未想过要打入这个圈子。

或许是她穿着过于普通,也或许是大美女于娉婷手拉着过来的,那几个男的略略扫了几眼,依旧调笑的调笑,唱歌的唱歌。

于娉婷直直拖了她,走到麻将桌爆拿了搁在桌上的手机,最新款的苹果牌,最近连中央新闻里都报道了,只听说国内还未开始销售。她本来对这种名牌从来是不懂的,但这几年商场上打滚下来,倒也会看了。她还未反应,于娉婷便娇笑道:“我大学同学——赵子默。”她笑着微微颔首,那几人也抬了头,朝她略略点了头。他便是其中一个,正对着她,微微看了一下,便垂了眼帘。她倒看得极清楚,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。

本以为娉婷只是客套,说以后多多联系。哪里想到第三天,她还在加班,便接到了电话,劈头就问:“在哪里?过来接你!”她边喝了口水,边答:“在公司加班。”于娉婷口气不容拒绝:“二十分钟后到你公司的大门口见。”未等她把水咽下,便已挂了线。

那天是她第二次看见他,开了辆银灰色的大奔。一开始,她并没有注意,直接上了载着娉婷的车。到了市郊的别墅,停车时才发现,他的车就在后面。那日倒穿的颇正式,他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她也未打招呼,她素来不主动,况且对自身认识清楚,范不着去招惹这种人上人。

有一有二有三后,跟这群人略略熟了起来。一来是娉婷来的电话多,实在不好意思每次都拒绝。二来,她在这城市虽是地熟了,却只身一人,难免孤独寂寞。加班多了,在18楼的玻璃墙望去,那一盏盏的灯光,看着自己形单影只的,也觉着可怜。捧着一进公司就买着杯子,白底的彩横条,清淡雅致,仿佛小时侯父亲买给她的刷牙杯子,那上面有两只彩色的蝴蝶,展翅欲飞。喜欢极了,以至于早上一起来,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刷牙。后来自己顽皮给摔破了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蝴蝶了。只是那颜色,那蝴蝶就一直就这么印在脑中了。

其实与他们在一起,不过是吃饭,唱歌,打麻将等消遣。人一多,就容易开玩笑,大家也不计较,遇到好笑处,便刹不了车。那日他喝多了点,凑两桌凑来凑去少一个人,也不知为何,他指了指她,惹得满房间的眼光都一下集中了过来:“让她先代一下。输了算我的,赢了算她的。”麻将倒是会的,只是不好意思。娉婷也看出了她的窘态,推着她坐上了位置,笑着道:“有江少给你撑腰,就打啊。怕这三个男的作什么!!”

她会是会,但绝不精,每逢过年,回了老家,邻里的叔伯阿姨就喜欢两两成群,拉着打麻将,消磨时间。才一小会儿工夫,便放了好几手,其中一个笑着转头道:“江少,今日心情好,来送钱的。”他也不理会,只顾眯眼。其实他们是玩筹码的,她也不知道大小,一连输了好几底。

她方要将手上的白皮扔去,只听耳边响起了一慵懒的声音:“不要打着个!”那温温热热的气息就这么徐徐的喷到她耳爆说不出的酥麻。抬头一看,他黑如墨玉的眼正笑意绵绵:“打这个!”到了歇场,算了筹码,还赢了好几万。才知道他们玩的是十万一底的。那三人笑着骂道:“原以为是送钱的,搞到最后是来骗钱的。先把我等给迷惑了,然后出杀招。”他只温和的笑笑,将钱塞给她。她只不要,这些钱,抵她好多个月工资了。最后娉婷过了来,凑到耳边道:“不要闹笑话。拿着就是了。”

她生在浙北小城市,风景旧曾谙的江南,无论春夏秋冬,都美的如同山水画。那里是历来少有的鱼米之乡。但是母亲为了供养她和妹妹上学,都是省吃减用省下来的。自她考入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大学后,每日里打工赚钱,总不舍得让母亲再在她身上花一毛半毛的。这期间的辛苦,哪里是像他们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能懂的。

第二天,她跟娉婷要了他电话,到下班时间抽了空挡打了过去。他声音楞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:“是你啊!”平静的像在听天气预报。“等下有空吗?”他那里有点吵,她也直截了当,那些钱说多不多,但对她来说,也不少,每日里这么放在包里,也担心的,若是哪一天碰到小偷,那不是要自己垫出来——

在门口略略等了一下,便看到他的银灰色车子。突然发现,她脑子秀逗了,这么个下班时间,这种车子这么大咧咧的停在公司大门口,简直是遭人白眼。只盼着不要有同事看见,一溜烟的上了去,道:“开车。”他穿了件粉色的衬衫,见她匆忙的样子,也不知道发生何事情,忙启动了车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