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第5章 -

第一次去他的家里。位于中心地段的豪华尊贵小区,二十八层的楼高。她站在客厅里,从大片的落地玻璃望出去,半个城市似乎就脚下,当真是万丈红尘,花花世界。虽说她对他的事业和背景从来不感兴趣,也从来没问过他,他也没有说过。但对着这么大的客厅,还是他一个人住,还是禁不住,吐了吐舌头:“浪费!”。

他正从厨房里出来,手上拿着二瓶矿泉水,将拧开瓶盖的一瓶随手递了过来,依稀听到她仿佛说话,便问了:“什么?”蓝瓶的SANBENDETTO,她瞄了一眼,吐了两字:“腐败!”长期对外打交道的关系,对这品牌还是有一点点了解的。这个牌子源于中世纪,数百年来为欧洲王室贵族最爱的饮用水。撷取自意大利SCORZE地表以下300米的纯净天然岩层矿泉水,再配合最先进的设备于无菌无污染的环境下完成装瓶和包装。在国外已是价格不菲,更何况是要空运到国内呢!

他挑了挑眉,微微笑了笑,仰头喝了几口,说不出动作帅气动人。连喝水也这么优雅,好看!!她心里极度的不平衡,嘀咕:“这个时候,千万不要有人再对我说教,说什么世界诗平的!我铁定把瓶子砸过去。”

他看了一下风景,转头道:“第一次细细看,倒还可以。”像是解释似的:“我只偶尔住这里。这个窝,知道的人可不多。除了我妈!”她笑了笑。他却继续:“我是孙悟空,我妈是如来佛。”她噗嗤一下,笑了出来:“佩服!”

他斜眼看着她,带着说不出的味道:“有机会你可以跟她聊聊,讨教一下如何能练就此等工夫的!”她心里一动,说不出的讶异,却还是笑着:“不用,不用。我比较笨,估计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!”他脸色似乎沉了一下,又仰起头喝了口水,没有再说话。

她四下里随意参观了一下。漂亮的如同装潢杂志的样板房,现代化的设计,白色为主,深驼色的配色,线条很俐落清爽。可能因为钟点工人打扫的关系,纤尘不染的。

靠在进口的意大利沙发上,舒舒服服的叹了口气:“这个房子一个人住,也未免太大了吧!真是浪费啊!”心中感慨万千,普通人奋斗一辈子也买不起这么一套房子的。她好象对舒适的东西很难免椰能坐着绝不站着。他依旧站在落地玻璃前,头也没回,飘过来一句话:“不然你跟我一起住啊!这里应该够我们住的。”

她心中咯噔了一下,笑吟吟的耸了耸肩道:“算了吧。我可不敢坏了江少的事。万一,你要是带美女回来,多不方便啊。我可不敢破坏你的艳遇哦!”她又不是笨,怎么会不知道他除了她还有其他女人。就算没有其他女人,他和她也是绝不可能的。他半转过头,却没有看她,眼中似乎有光芒闪烁:“放心,这里够大,房间有几间。”

她只含笑轻啜着矿泉水:“哦,那我先了解一下!那我可以带朋友回来吗?”他转过头,可能是因为阳光照耀的缘故,眼中竟微微闪光,饶有兴趣的道:“哦,男性朋友吗?”她抬头,笑着对着他的目光:“如何?是否可以?”他笑了出来,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,一字一顿:“你说呢?”口气还是很从容平静,但话里阴森听来很恐怖。

她转过头,看着墙上的装饰画,竟然是走温馨风格的,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啊!耸着肩,一脸的轻松,道:“所以说吗,我还是回我的窝去。”看他一脸阴沉的在她旁边坐了下来,慢慢凑了过去,轻声的说道:“告诉你一件事情——我认床!”她其实认许多的东西,旧的,老的,过去了的,总觉得比现在的好。

他冷哼了一声,将手里的瓶子往木质的矮几上一扔,转身就走。她也无所谓,开了电视,60-70寸的液晶大屏幕,放着不看简直是暴殄天物。抱了个的抱枕,横躺在沙发上,胡乱着按着遥控,没有什么好看的频道。最后,还是停在中央新闻台,听着整点新闻女主播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传来。每天都是些伊拉克死伤报道,可以占去1/5的新闻版面的。这个死美国,好事情不做,坏事是做尽。

沈小佳那日和小王在聊天:“这个美国佬,还让不让人活了。每日里逼着人民币升值,我们进出口还做不做了??真不知道当初学英语做什么?给他们美国佬做嫁衣裳!真是火!”小王也跟着叹气:“小佳姐,人家以前想着的是学好外语,去赚大把大把资本主义钱的啊!”沈小佳忍俊不禁,笑了出来:“小鬼头,想法倒是挺好的。算了,给你个建议,去泡个美国妞,直截了当,跟赚资本主义的钱一样,也算是为国家作贡献了。”逗的整个办公室里哈哈大笑。

如今这么想来,还是觉得好笑。抱着抱枕,细细颤动。他进了客厅,便是看到这副情景。俯下了身,问道:“笑什么呢?这么好笑。”语气一如既往,已然平静了。

她换了口气,便已经闻到他身上传来了清新的沐浴香味,原来是洗澡去了。随手指着电视上正在播新闻的男主播:“觉得他长的帅。”“没一句真话!”说归说,他转头,盯着看了一会电视,又转了过来,详细审视了她看了半晌:“眼睛有问题了,是不是?有个超帅的站你面前,竟然还说电视里这个帅。该去配副隐行眼镜了!过几天带你去电视台看看,包管你以后对这些全都免疫。”

她也学了他的样子,挑了半天的眉毛,语气怀疑的道:“真的还是假的?”他笑了出来,仿佛被她逗笑了似的: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电话,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,她一听就知道是自己的,想爬起来找电话。他手长,已一把抓过她的包,递了过来。她翻了出来,屏幕上显示“邢利锋,是否接听”。她按了接听键:“喂。”邢利锋爽爽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在忙吗?”她抬头,正好看见他黑白分明的大眼,细细的盯着她,像是在审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