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第16章 -

人不是很多,只两桌而已。因去的晚了,邢利锋连连笑着解释:“车子抛锚,车子抛锚。”竟然是与他一桌的。

他远远的坐在对面,隔着圆圆的桌子,很远又很近。菜一个个上来,很多,色香味俱全的。她了无食欲。就这么坐着,仿佛也是种煎熬,好象在水里煮,火里烤一样。

他住的地方的餐桌不大,淡淡的原木色,小小的长方型,经典的欧洲品牌。张阿姨煮的菜不多,三菜一汤,很家常的味道。他与她就面对面坐着。

她基本上是窝在沙发上看片子的时候比较多,也有过那么几次,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,溜到门口,要吓他一吓。第一次,可能是有点愕然的,却也从容的将西装递给了她,接过她手里的拖鞋。那日,他心情极好,将张阿姨烧的菜扫荡一空。

后来,好几次,她总隐约觉得他适意在门口用钥匙转啊转的,就是不进来。好象等她去开门似的。她在家也是发呆,所以也有这么一件事情做做,也觉得不错。至少觉得自己还可以稍微派上点用场,不是废人一个。

因为餐桌小,触手可及,所以他们吃饭,对面坐着的时候,他的手会自然而然的伸到她碗里。其实他很喜欢给她夹菜,无论在家里还是与他的一群哥们出去的时候。他其实知道她喜欢什么,所以生病期间,张阿姨煮的菜很是对她胃口的。

邢利锋很绅士,也很会照顾人。跟他在一起,觉得很平和,不会去考虑将来的东西,因为未来就在身爆就在眼前一样。邢利锋替她夹了鱼,细细的将刺挑出,这才将碟子放到了她面前。来了好几对家属的,旁人也自管自的,没有留意他们的。但她总有种锋芒刺臂的感觉,就算不抬头,也知道是他的目光。

她朝邢利锋微微笑了笑,算是感谢。鱼肉软滑细嫩,入口既化。很可口,但却总是隐隐透着一种苦涩。她的味蕾最近不是很好,看了邢利锋一眼,只见他也正看着她,仿佛在征询是否好吃的意思。她笑着点了点头,表示不错。他也回以一笑。他笑的时候,很是爽朗,总是露出一口漂亮的牙齿,仿佛带着春暖花开的味道。

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是玻璃破碎的声音。只听于经理的声音响起,又慌乱又着急:“江总,你的手——”她心里扑通一下,抬了头,直视着他。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将眼光扫向他,包括大厅里的突然相遇,不在她预期内的那次。

晶亮透明的欧式高脚杯就碎在他的手中,淋漓破碎,那酒在他面前的雪白桌面上晕成一滩,说不出的狼迹。已有一些细小的玻璃刺进了肉里,血顺着伤口,流了出来,不多,应该伤得不深,但依旧红的很触目心惊。他竟神色自若,仿佛伤到的是别人,与他无任何关系。眼光竟看着她,四目相对,只短短的一秒,或者连一秒也不到的时间。她已经移开了。他眼里深邃却似乎有火光闪烁的。一切早与她已无关了,她不必探究。

服务员拿了纱布,消毒的药水等东西,替他清理伤口。饭店的经理也匆匆的过了来,殷请恭敬的连连陪不是。众人也停了下来,纷纷过来问候。

人挤到了一起,空气闷闷的,仿佛要喘不过气来。偶扫了几眼过去,那红还是不停,虽然细细小小的几块地方,却让人心头发颤的。她只觉得难熬,跟邢利锋说了一声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!”已走了出去,脚步很快,仿佛有人在追赶似的。

走廊上的空气还是很闷。其实这么高档的地方,自然是中央空调的,任何一处的温度都是恒温的,湿度也是控制的。没有道理会闷的。

她将冷水扑到了脸上,很冰,很凉,正好适合她,可以清醒些。冬天的水自然是这个样子的。她抬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很好,很平静,很从容,很淡漠,一切如常。但怎么掩盖,也是骗不了自己的,那初见时的痛楚,那见他受伤时的慌乱——原来她已经动了情了吗?她呆呆的看着自己,镜中的自己,一脸的落寞,好久,好久,才反应过来,原来这就是她——赵子默。

略略涂了点保湿乳液,刷了些唇彩,整个人瞬间亮了起来。怪不得都说化妆品是女人最亲密的朋友!她吸了几口气,扯了扯嘴角,露出恰倒好处的微笑。

出了门,他竟靠在走廊上。仿佛就在等她。她装作没有看见,擦身而过。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很用力。用力的她能感觉到一丝的疼痛,从手腕通过经络一直传到了心里。她低低的道:“放开我!”不想再与他有什么牵扯了。她不能,她不敢,她也不想!

四周很静,静得可以隐约听到附近厢房里传出的嬉闹声。他与她就这么拉扯在洗手间前。一时半会或许没有关系,但时间长了定会遇见熟人的。她咬了咬牙,恨恨的道:“江修仁,你给我放手!”他呆了呆,重复了她的话:“放手?”凝视了她好久,方才露出一丝苦笑:“谁能放了我?”

她冷冷的看着他,心中怒到极点,用尽全力的甩开他的手。他依旧抓的很紧,仿佛这辈子也不要放手似的。她笑了出来,在他眼里竟有一丝媚惑,仿佛是吸食了鸦片,总也戒不掉。她的声音冰冷的传了过来,仿佛外头呼啸的北风:“你到底放不放手?”他看着她,定定的:“不放!”

她点了点头,决绝的看着他,胸口起伏不定,仿佛极力在压制。但还是忍无可忍,抬起手臂。“啪”的一声,他脸上出现了微红。

远处包厢出来的声音,有人开门而出,依稀还有谈话的声音传了过来。他看了她一眼,缓缓松开了手指,放开了她的手腕。她深呼吸,慢慢的,从容的离开。走廊上,有人交叉而过,笑嘻嘻的与她点了点头,算是招呼,原来是他们包厢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