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第18章 -

上午十点半,正是忙碌时刻。一花店女孩子,扎了个马尾,穿了件纯白的T-恤,捧了一大束蓝玫瑰过来。沈小佳抬了头,双手拿着资料,还不忘调笑她:“子默,你的花到了!”

已经连续几个星期了,每日里花束不断的,办公室都快成了花店。所以现在公司只要有人看到捧花的进来,都知道是送给她的。15朵的数字,还是不变。沈小佳帮忙查过花语,说是表示对不起。

对不起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。但是对于他与她却是千斤的重。静下心来,凭心而论,她其实并不觉得他有什么对不起她的,毕竟两人没有任何的承诺,也没有任何的约束。若是恋人,遇到他与她的情况,是可以抓狂,可以哭吵,甚至可以无理取闹,最底线至少可以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问个为什么?

但他们不是。他与她之间,说穿只是单纯的发展的同居关系。并没有牵扯到承诺与永远。双方都有各自发展的权利和空间。其实他若是面对面,跟她说:“我们结束了!”也就结束了!所以无论他选择了何种方式,只是为了对他们之间的关系画个句号而已。

感情之战到了最后,攻城掠地已不算是什么真正结局了。主要是看当事人后不后悔,若真能做到不悔,也总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了。她回首他与她的路,原来都已经堆积了灰尘,久了,也只不过是她记忆里的一段花开。

沈小佳不是一直安慰她: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不把旧的换了,怎么展望新时代呢?”诚然是逗她笑的,但也是极对的。她也老大不小了,是时候考虑母亲的建议,认认真真的规划未来了。人毕竟要现实些的。

邢利锋好象也察觉她的心情低落,所以电话来的勤,也约的勤。人寂寞的时候,真的是需要人陪的,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朋友也好。

两人去了火锅店,点了一大堆的食物,扔在浓汤里。托着下巴,看着汤不停的冒着泡泡,烟雾缠绕,缓缓升起,衬托着店里的气氛,整个人也被熏的暖和了起来。

贡丸,羊肉,菠菜等不停在汤里翻滚,瞧着也让人垂涎欲滴,才一会工夫,已然熟了。她好久没有这么好的食欲了,抓起筷子,笑迎迎的看着邢利锋:“开动!”活像有人跟她抢一样,朝着目标连连进攻。

吃到一半,邢利锋喝了一口酒,盯着她看了半天,忽而,语气认真的道:“子默,要不我们交往看看?”刚刚咬在嘴里的半个贡丸,仿佛烫得吓人,吐也不是,咽也咽不下去。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吞了下去,抬起头,愕然的看着他:“什么?”

邢利锋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:“做我女朋友吧!”眼中诚意十足。原来他到底还是说了。他一直约她吃饭,但从没有表示过那个意思。今天竟然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,跟他的性格倒是挺符合的,直来直去!

她放下筷子,托着头,斜着眼端详了他半天,笑嘻嘻的道:“我考虑一下!”邢利锋其实真的是个不错的人选,毕竟是老家在一起,彼此也算知根知底。而且也竖内数一数二大学毕业,工作不错,又长得一表人才。联系了这么长的时间,风度也是极好的。可惜总少了点恋人的感觉,那种心颤的味道。两人长处,她就觉得跟邻家大哥哥一样,轻松自然的。但话说回来,靠感觉也不能过长远的一辈子!

邢利锋笑着道:“不正经!”看着她眯着眼睛在呷汤,因为有些烫,不时的吐着舌头,像个孩子,顽皮可爱的。他继续道:“有我这个男朋友不错的,你想想看:第一,就等于有了个免费的司机,上下班接送。第二,等于有了免费的跑腿,女朋友有什么事情,我肯定披星带月的跑前跑后的。第三,等于有了免费的劳力,以后你有什么搬的抬的,舍我其谁。第四,有了免费的厨师。第五,有了免费的洗碗机——”

她忍俊不禁,竟当众哈哈的笑了起来:“听起来真的不错哦!”原来他还有风趣这个优点。他也笑着,举起酒杯,伸了过来,与她的酒杯碰撞了一下:“考虑一下吧!像我这种男人,现在是打着灯笼也不一定也找到的!”她依旧浅笑盈盈:“我可没有也想象中的那么好。事先申明,我是个很自私自利的人哦!”

他笑了出来:“你这么回答,是否表示赞同我的提议?”她歪着头看着他,沉吟了半晌,忽然,嫣然一笑,灿烂如花:“OK!成交!”忽尔,又朝他眨眨眼睛:“到时候可不能说我诈骗你哦!”

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了,邢利锋将车子停到了她楼下,下车替她开了车门。北风呼啸的,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。她整个人缩在大衣里,微微抬着头看着他:“上来吗?”他还从未到过她住的地方。既然答应他做那男女朋友了,也应该大大方方的交往。

他低头,笑着道:“怎么,这么爽快的邀我上去,是不是家里电灯坏了,水管堵了?知道男朋友的好处了吧!”他笑的时候,当真是好看的,露出洁白如玉的一口好牙齿。想到一则牙膏广告:“牙好,身体就好!”呵呵,还是极幽默的!

回到了屋子,第一个动作就是打开电视,按到一个综艺台,有一群艺人在上面,插科打诨,热热闹闹的。住的地方小,也有好处,就是一开电视,屋子里各个角落都可以听到,少去了一丝寂寞的惆怅。

将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上,三步并作二步的去洗澡。热水从莲蓬头上哗哗的流下来,冲在脸上,身上,说不出的清爽。沐浴露的香味是浅浅的茉莉花味,既然分了,就要与过去的一切彻底做个了断。

朦胧中依稀听到有门铃的声音,杂在电视机嘈杂的嬉闹声,似有若无的。已经这么晚了,应该没有人找她的。她不甚在意,依旧慢慢的用泡沫擦洗。穿了件睡衣出来,用干毛巾擦头发。

进了客厅,这才发觉,熟悉的门铃竟然真的在响。似乎一直没有停过。她走到门口,心里竟然扑通作响,问道:“谁啊?”这么晚的!心里头模模糊糊有张脸浮上来,其实知道是谁的。只听见他的声音预期的响了起来,似乎有点不耐烦:“是我!快点开门”

她自然是不能够开门的。就这么僵持在门里门外的。他就这么不停的在按门铃。向来颇为悦耳的铃声,现在听来就像几十分贝的噪音,头痛欲裂的。她叹了口气,将电视关掉,走回到门爆柔柔的,幽幽的道:“江修仁,你不要这个样子。我们结束了,何必要弄到这种地步呢?好聚好散不好吗?”

他没有回音,也没有再按门铃。四周的一切都静了下来。他应该回去了。按他的傲气,本不应该这么纠缠不休的。良久,她慢慢的打开了门。他竟依然还在,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门口,脸上依稀有种痛苦,仿佛有虫子在啃交,浑身苦痛难耐的。

她吃了一惊,忙要关门。但他的速度更快,已经伸手挡住了,差点被卡住了手。她终究无法再关上门了。她转身就赚匆忙的想跑进卧室。可才跨了几步,已被他拦腰抱起。她拼命捶他:“江修仁,你给我放手!”他哪里会放手,径直走进了卧室。

才一恍惚,人已经被他扔在了,背后抵着的被子,绵密的触感。他已经俯了上来,四周都是他的味道,那么的浓烈,熏得人都要晕了。

吻如同狂风过后的暴雨,劈天盖地的落了下来。她不停的挣扎,想要躲过。可她到底抵不过他的蛮力,她躲到哪里,他就落到哪里。她本就只穿了件普通的睡衣,挣扎间,他已经解开了好几个扣子,手早已经熟练的伸了进去,四处游走。他的手很冰,滑过她馨热的肌肤,硬生生的带出了酥麻。

她几乎已经感觉大势已去,浑身软了下来,任他肆意妄为。心里头觉得又火又委屈,终究是克制不住,泪唰唰的落了下来。他听到她的哽咽声,猛得全身一震,气喘吁吁的放开了她,撑在她的上方,满脸的歉意,却又隐隐带着喜悦。

他的手轻轻的抚了上去,那么的温柔,细细的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滴。可是越擦,她落的越凶。仿佛积累了千年的雨水,泛滥成灾,就这么扑哧扑哧的落着。

他急了起来,求饶的道:“默默,不要哭了!是我不好,你打我好了。不要哭!”他忙乱的抓起她的手,用力的往他脸上甩。她只觉得委屈,泪水淅沥哗啦的落下。

他又吻了上来,绵绵密密的用舌尖吻去她的泪水,到了嘴里,咸咸涩涩的。紧紧的拥着她,任她的眼泪濡湿了他的衬衫。头俯在她的耳爆嗅着她头发散着的清香,心中总算有了些踏实感:“不要哭了,都是我不好!”

好一会,她的抽咽才缓下来。他低低的道:“默默,是我不好。都是我不好!对不起,你原谅我这一次,好不好?”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求人。但也无怨的,谁叫是他活该。她不说话,呼吸缓和了起来。他也不敢再造次了,只抱着她,也觉得是种得之不易的幸福。

她挣扎着要起来,他不肯放。她轻的微的道:“我要洗脸。”声音由于哭的缘故,所以沙沙的,哑哑的。他这才放开了她。

洗了脸出来,整个人清爽了不少。她倒了杯水,一口气,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。这才回了卧室。他还躺着,仿佛过去那么多的日子里一样,理所应当般。

她坐在沙发上,尽量离床远远的,看着他:“江修仁,我们谈一谈!”他懒懒的笑了笑,抓了个靠枕塞在脑后,胡子渣全部冒了出来,显得很狼狈,很憔悴,好象极累,眼皮也闭了起来。她垂下了眼帘,缓缓的道:“我们不要这个样子下去了。我们已经分手了,不是吗?你会有另外一个情人替补我的位置,很快会把我忘记的。”他本已经快睡着了,都是她的味道,清清淡淡的,微带了点香,仿佛春天里的风,暖暖的拂过来,带着青草的香甜。但她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入耳中,一下子已经了无睡意了,睁开了眼睛,一动不动的望着她。但她不知道。

“而且我也会有新男朋友的。我也是个普通人,所以会跟普通的每一个人一样,会再谈恋爱,会结婚,会生孩子。而你不同,所以就算我们现在不分手,以后也会分手的。不是吗?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!”

他直直的看着她,听着她一字一句的讲着,想象那个画面,心竟然会抽痛起来。那么的痛,那么的难受,几乎要无法呼吸了。

他知道她是铁了心了要跟他分手的。他每天送花,发短信给她,求她原谅,因为怕她生气,不敢轻易去找她。每日里,像个傻子,呆呆的在楼下,坐在车子里,看她的灯光亮起又灭掉,周而复始,不停的循环。

今天看到了邢利锋将她送了回来。其实他看到过好几次了。但这次是特别的,看着他们在车子里说说笑笑,下了车,邢利锋还亲吻了她的额头,这才放她回了房间。看着她的灯亮起来,这才开车离去的。

她既然肯让邢利锋亲她的额头,也表示他们要发展了。虽然他与她是从很开放的情况下开始的,但他一直知道她骨子里其实是保守的。她平时最大的限度就是穿几件露手臂的衣服,从不袒胸露背的,就连他家里的睡衣也是最保守的长T-恤样式,从头裹到脚的。

他竟然呆在了车子里,连烟烧痛了手指也没有了感觉。心乱得就跟糨糊一样。等回了神过来,就不顾一切的冲上了楼。

他慢慢从站了起来,蹲到她的面前,抱着她的腰。头靠在她的腿上,喃喃的,如呓语的道:“默默,你不要这个样子!你原谅我这一次,就一次,好不好?”她感觉有冰冷的东西滑落在她的衣服上,很快便晕开了,湿湿碌碌的一小团,紧贴着肌肤,仿佛要酝出疼痛来。

她的心也莫名的抽痛起来,好痛,好痛。那么多的日子,终究是成了过往。自毕业后,每日里上下班,朝九晚五的。总是想到一位作家的一段话:暮色里归来,看到有人当街亲热,看多了,竟也视若无睹了起来。但每次看到一对人手牵着提着一把青菜一条鱼从菜场走出来,一颗心就忍不住恻恻地痛了起来,一蔬一饭里的天长地久原来是如此的一味永难言啊!相拥的一对也许今晚就分手了,但一鼎一锼里却有其朝朝暮暮的恩情啊!

鼻子好酸,眼中仿佛又有东西要掉落下来,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泪啊?深吸了一口气,转过头,咬了咬牙,方能说出来:“不!我不能原谅你!你住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!”一字一顿,竟然很清晰,清晰的她都快怀疑自己的耳朵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