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第25章 -

“知道宋玲玲吗?”她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。冬日的午后,在气氛好,情调佳的咖啡店,望着人来车往,听着悠扬悦耳的现场钢琴独奏,真是一种享受。

娉婷优雅的饮了一口,这才放下杯子道:“不要跟我说是最近从美国回来的宋玲玲?此人最近在社交圈风头很劲!有文凭有背景又有美貌,不引起轰动怎么行呢?”一连在好几个SHOW场和PARTY看到过她。京城说大很大,说小也就这么一个圈子。

连娉婷都如此说,看来的确是不错的。“有时候,我会想。我与他一起到底是什么?他待我到底有几分真的?”瞧见娉婷正看着她,她耸了耸肩,继续道:“不过,都没有答案。”他甚至从来没有说过他爱她。

娉婷似安慰又似羡慕的道:“你啊,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江少已经为你放弃大片森林了,还不知足。你没瞧见他以前的样子。现在完全像个结婚了的男人。你还想他怎么样?”男人肯在一棵树上吊死,说明是爱惨了。否则有几个人可以做到。外头到底是花花世界,无限。有的时候,没有承诺反倒也是一种承诺。因为太过于喜欢,太过于爱了,害怕给了承诺做不到。倒不如脚踏实地的做,用行动表示。

娉婷忽然止住了话头。她随着娉婷的眼神看过去,只见有一位极亮眼的美女,妩媚的浪,一身Chanel的行头,脚踩着靴子,正朝着她们这个方向走过来。估计是来找朋友的,瞥见了娉婷,微微笑了一笑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经过时,一阵香风弥漫。娉婷的表情有点吃惊,她问道:“你认识她啊?”娉婷微微翘着嘴角,似笑非笑的道:“怪不得老人家都说,白天不能说人,晚上不能说鬼。你知道她是谁,就是我们刚刚所说的宋玲玲。”

她愕然了一下,忙朝宋玲玲的方向望去,正有一排装饰挡着,只模糊的看见一个背影,身型高挑,说不出的婀娜多姿。“真的?”娉婷白了她一眼:“什么蒸的煮的?如假包换的。我和她在社交场合碰到过几次了。”

娉婷又饮了一口咖啡,见她神色古怪,这才突然想起她刚刚问的事情:“你无缘无故问宋玲玲干吗啊?”她笑了笑,带了几份苦涩:“你知道她是谁吗?”娉婷看着她,不解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她笑的更加灿烂的起来:“她是江修仁如假包换的未婚妻!也就是所谓的我的情敌!”娉婷吓了一吓,转过头,朝宋玲玲刚刚去方向又看了几眼:“她??怎么可能?”

“怎么不可能呢?”她反倒平静。娉婷被她问的呆了呆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:“我从来没有听平华提过啊?若是有这回事情的话,他们这个圈子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她不以为意:“是真的。我是听他母亲说的,还是他爷爷给定下的——”将医院里的事情从头到尾描述了个大概。

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”她能怎么办呢???只苦笑:“想不到到最后我只是个第三湛?”娉婷虽然与孙平华胶着不下,但到底是先来为到。毕竟孙平华父母介绍的晚,只能委屈当个第三。但他们的情况却正好相反,无论他与宋玲玲如何,她出现的时间总归是迟了的。宋玲玲如此的出众,单单背景一项已将她甩得老远了。这场战役,还没有开打,已见输赢了。

他进了屋子,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,如平时般在厨房找到了她。最近这段时间,她很喜欢自己弄,常常让张阿姨买好菜,她回来自己亲自动手。怕她辛苦,提了几次意见也没有任何效果,他也就由她去了。

蹑手蹑脚的从后面抱住了她,道:“煮什么?”她手上还在忙,头也没回:“笋三丝!”他笑了出来,心里像吃了蜜糖般,到处泛着甜意:“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?”“是吗?我不知道你喜欢啊?早知道就不煮了!”她难得耍坏。其实是他母亲偷偷告诉她的,说他如何如何喜欢吃笋三丝。还教她做的方法,她也只不过想实践一下而已。

他的手用力箍紧了,预期的听到她的吸气声,这才恶狠狠的道:“再说一次看看!”她笑了出来,求饶着道:“好了,我不敢了。要烧焦了——”他这才轻轻松开了些。

吃饭的时候,两人面对面坐着,他食欲很好,将笋三丝吃了个精光。还跟她讲了个关于他爷爷的故事:“我爷爷最喜欢吃这个笋三丝了。当年我奶奶最拿手的就是这个,可是那个年代,他们总是处于分离的状态。所以每次我爷爷回来,我奶奶每顿总是要炒这个菜,新鲜的笋过了季节就没有了。奶奶就把它们挖出来,把它们晒成笋干,一年一年的放着——”

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故事。两人窝在书房角落的大沙发里,水晶几上放着两杯清茶,淡淡冒着白烟,暖暖的,空气中好象若有似无的带了一丝香甜。

他继续道:“在我印象中,其实我爷爷是个脾气很大的人,但我奶奶从不和爷爷去顶嘴。总是默默的做着事情,每当我爷爷发脾气的时候,她就悄悄的走开一会儿。等我爷爷气消了再回来。我记忆里从来没有见过我奶奶和我爷爷脸红脖子粗的时候。我姑姑也老是在我奶奶面前嘀咕,说不能这么让着我爷爷。可我奶奶总是说没有关系,就让着他好了,都让了一辈子了。我有时候想起,总觉得奶奶也许习惯了忍让,习惯了去接纳。对她来说,最苦的日子,我爷爷参军的时候,生死未卜了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。现在爷爷在她身爆日夜陪伴着她,这么点小小的事情,她怎么会耐不过来呢?更也许在奶奶的心里并没有觉得有多少委屈的吧,她总是等爷爷气消了,又笑咪咪的围了上去。”

她找了个舒服的,头枕在他腿上,抱了个的小枕头,还是蝴蝶,明亮的色调,温暖和舒适。他的手缠绕着她的发丝,五指成梳,有一下没一下的帮她梳着:“后来有一年,奶奶生病了,病的很重。医生说快不行了,爷爷在医院里对医生发了好大一场脾气,我爸我妈我姑姑谁也拦不住。但这之后我却再也没有看他发过脾气。他天天陪着奶奶,给她弄吃的,每天让厨师变着花样做。也不让人乱动奶奶,天天自己亲自照顾着。而且这么一照顾,就照顾了五年。这长长的又短短的五年里,爷爷也从一个健康的人变的憔悴,变的苍老,直到把自己也变成了病人。”

“我当时还很小,一直想不通,为什么爷爷的脾气一下子变好了呢?对奶奶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?每天端着碗在奶奶床前喂她吃饭,哄她喝药,逗她开心——连对我也没有那么好!”他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,只凝视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