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言情

新站 关灯 搜索
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人生若只初相见

番三 父亲大人 -

江母“啊”了一声出来,语气喜悦的道:“几个月了啊?”坐在沙发上的江父正状似正细细的在看报纸,但耳朵却一直竖的直直的。这小子打电话回来,从来没有说要找他的。偶尔他接到,他只叫一声“爸”就敷衍了事了,然后就直接问“我妈呢?”。从小跟他母亲就亲近,见了他就只会顶嘴,好象不是他亲生的一样。想到就生气。

此时听到江母这句话,心里头咯噔了一下,忙从报纸里抬起了头,侧耳倾听。一会儿,江母笑咪咪的挂了电话。抬头,只见老头子忙着低下头假装在看报纸,也就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。心里头却想:“看你能熬到什么时候发问。”

江父看了几眼报纸,假装咳嗽了几声,只见老太婆还没有反应。心里头那个痒哦,刚刚明明是跟那个臭小子通的电话,说了什么几个月,要好好休息。肯定是弄出人命了。也就是说他要抱孙子了。他又假装咳嗽了几声。

江母喝了几口茶,终于是忍不住了,笑了出来:“老头子,你还是不要装了,是不是想知道儿子的电话说什么啊?”他抬起了头,拿下了眼镜,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道:“说什么啊?”

江母道:“儿子说子墨有了,一个多月了。说数好年就可以抱孙子了。”江父“恩”了一声,又戴上了眼睛,看起了报纸。表情动作与方才没什么不一样,的,但嘴里却哼起了小调,江母仔细一听,分明是“洪湖水啊,浪呀嘛浪打浪——”她微微一笑,很久没见他这么高兴了,却还在装。几十年夫妻了,他一高兴啊,就喜欢哼这几句。

餐桌上。江父坐了下来,又站了起来。江母道:“干吗呢?吃饭了。”只见他从柜子里取出了一瓶茅台,她忙拦着道:“王医生说了,你血压脯不能喝酒。”江父推开她的手道:“就喝一小盅。”江母这才同意:“说好了一小盅就一小盅。不许多喝哦!”

江父呷了一小口,嘴里又哼起了洪湖水。转头朝江母道:“明天,让这小子回来吃饭。”江母应了一声。江父又呷了一小口,哼了几句,仿佛想起什么似的道:“什么时候叫上几个亲戚办两桌?这顺序都颠倒了。这小子就专门办这种事情,颠三倒四的。规矩也没有。”江母也不反驳,“哦”了一声。心里头却想:“还不都是你自己不肯表态。就只会怪别人。”

从饭厅远远望去,园子里枝繁叶茂,树木扶疏。池子里的荷花亭亭玉立,正如嫣盛开